最新消息:

当科学家遇到家务难题:与戴森工程师的硬核对谈

家电 智酷界 135浏览 0评论

最近,我与戴森的谢浩博士,进行了一次别开生面的对话,好好聊了聊关于做家务的问题。

谢浩博士是戴森的高级工程师,他参与了戴森几乎所有马达的设计和开发,是许多戴森产品背后的男人。至于戴森,相信不需我过多介绍,他们的产品有吸尘器、吹风机、空气净化风扇等,在全球范围内都很受欢迎。

戴森公司的创始人詹姆斯·戴森,是一位英国的发明家。2020年,我制作过一期节目,介绍物理学家弗瑞曼·戴森,当时便有网友将弗瑞曼·戴森误认为是詹姆斯·戴森。我那时意识到,在生活领域,这位戴森显然更广为人知。

谢浩博士做客科技袁人袁岚峰频道

戴森公司的起步,得益于詹姆斯·戴森的发明创造。1978年,詹姆斯·戴森注意到传统吸尘器有一处设计缺陷,即当灰尘进入灰尘袋之后,很容易堵住吸尘器,长期使用后,就会导致吸尘器的吸力不足。这本是一个不算严重的问题,只是需要多倒几次灰尘袋而已——自吸尘器发明以来,大家都是这么用的。但唯独,戴森和它较上了劲。

戴森花了几年时间去研究解决方案,最终,他开创性地将气旋技术用到了吸尘器上。谢浩博士告诉我,气旋技术的原理,是通过强大的离心力,使微粒在到达滤网之前,就已经被气旋给分离捕捉,同时在戴森强劲数码马达的配合下,它就能在不损失气旋分离能量的基础上,大大减轻后置滤网所要承担的过滤压力,由此实现吸力持久并无损耗。

在吸尘器领域,这确实是一项非常了不起的创新,其作用与意义,不亚于沃尔沃发明了汽车安全带。

谢浩博士还告诉我,这些年,戴森公司一直在通过技术研发,以实现极致的清洁体验。关于打扫卫生这件事,他们真是琢磨透了。他们的许多巧思,都体现在了全新的戴森G5 Detect无绳吸尘器上。

今天,一部吸尘器的心脏,是它的马达。目前,戴森吸尘器的数码马达已经更新到第五代,G5数码马达的使用寿命更长,体积更小,每分钟可以旋转135000转。许多人或许无法直观理解这个数据,但我们只需知道一个信息就好:2009年,初代戴森马达每分钟的转速是78,000转。由此可见,戴森的技术迭代速度是非常惊人的。

除了心脏,戴森还为吸尘器安上了“眼睛”,即光学探测系统。过去,我们只能靠肉眼辨别哪里有灰尘,因此常常发生这样的情况:脏的地方打扫不彻底,不那么脏的地方又可能过度打扫。而在G5 Detect无绳吸尘器的光学软绒滚筒吸头上,绿色光源穿过定制透镜,可覆盖300mm的照射范围,使多达2倍的隐形微尘一目了然。另外,在LCD显示屏上,也会提示使用者实时的灰尘浓度变化,完全做到了清洁过程的可视化。

吸尘器在某种角度看,很像汽车,因为它也有“尾气排放”的问题。如果一部吸尘器的过滤系统做不好,那么灰尘从机器前端进入,马上就会从尾部排出,直接形成二次空气污染。谢浩博士向我科普,过滤系统的基础,是整机密封,即整个机身,从尘筒到长杆,不能有一丝一毫的缝隙,这对工业设计和产品生产,都提出了极高的要求。在此基础之上,戴森结合了HEPA过滤系统,双剑合璧,才得以过滤99.99%小到0.1微米的颗粒物。0.1微米,即100纳米,一个病毒差不多就是这么大。

在与谢浩博士连线之前,我从未想过,会和一位男性如此深入地讨论家务问题,更没有想过,吸尘这么一件小事,背后有这么多复杂的技术。这些技术分别拆解,都显得十分硬核,我们也总是在谈技术原理,谈关键数据,可是,当这些技术组合在一起,形成了这样一个产品之后,我感到一种温度竟随之产生了。因为我们可以想象到,许多人的生活会因此得到改变,打扫卫生这件事,不再像过去那样低效,甚至,还产生了一点点乐趣在里面。比如我会想,时不时就拿起吸尘器,看看哪里有了灰尘,辨认它们是什么类型的灰尘,像拿着显微镜一样。最后,我只需一按按钮,它们就全都消失不见了。

做完这一期节目,关于弗瑞曼和詹姆斯这两位戴森,我就都介绍过了。他们非常不同,一位是数学家和物理学家,另一位是发明家,企业家。但要说相同之处,也有,比如他们都是英国人,都姓戴森,但更重要的是,他们所做的工作,都是在推动人类的社会和生活的进步。弗瑞曼·戴森仰望星空,詹姆斯·戴森俯视尘埃,在各自领域都在争取极致与杰出。我再次想起1970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诺曼·博洛格的话,人们应该去努力摘星,“如果他们努力了,将会有更多人手中握着星尘。”

转载请注明:智酷界|搜罗最新最全的前沿智能资讯 » 当科学家遇到家务难题:与戴森工程师的硬核对谈
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